您所在的位置:宝利彩票 > 一周热点排行 >
直击长江“三磷”大排查:总磷污染已成长江首要污染物
宝利彩票|时间:2019-05-23 11:30     编辑:张洋

直击长江“三磷”大排查:总磷污染已成长江首要污染物

5月16日,2019年统筹强化监督(第一轮)四川组在什邡检查临江天丰金川堆场

 

  从成都出发,驱车向北行驶约100公里,就可以抵达什邡市洛水镇。在这里拐弯,沿石亭江大道往东走不了多远,就能看到路边一堆堆像小山似的磷石膏堆场,延绵能有几百米长,当地人管这叫“临江天丰金川堆场”。


  5月16日,这个堆场突然迎来了一群“不速之客”,他们爬上20多米高的堆顶,查看了堆顶的覆膜防渗情况。然后打开堆体上、中、下游的三口地下水井,对水质进行了检测。最后又去了处理渗滤液的污水处理厂,查看了渗滤液的处理台账。


  这群“不速之客”,是2019年统筹强化监督(第一轮)四川组的工作人员。他们的任务,就是检查三磷(磷矿、磷肥和含磷农药制造等磷化工企业、磷石膏库)企业的整治情况。据了解,这也是强化监督工作中首次加入长江“三磷”整治专项的内容。在整个长江流域,本次强化监督总计要检查5个省5个地市9个县的15家三磷企业,对全流域开展“三磷”专项大排查。


  “总磷污染已成长江首要污染物”


  在长江流域,总磷污染已超过COD(化学需氧量)和氨氮,成为全流域的首要污染物。


  “总磷超标的原因主要有两方面,一是农业面源污染,2015年我国化肥使用量比2000年增长45%,使得氮磷上升为主要污染物;二是长江流域水生态遭到破坏,河湖自净能力下降,造成整个长江流域环境承载力严重下降。”2017年,时任环保部水环境管理司司长张波表示。


  总磷超标以后,首先会导致水体富营养化,污秽发臭甚至出现赤潮;其次磷对人体皮肤也能直接造成危害,引发各种皮肤炎症,以及呕吐、腹泻、头痛甚至中毒等状况。


  今年1月,环境部、发改委联合印发《长江保护修复攻坚战行动计划》,其中提出要推进“三磷”综合整治。2月22日,环境部召开座谈会,听取磷化工相关行业协会、企业的意见。4月30日,环境部印发《长江“三磷”专项排查整治行动实施方案》(下称《实施方案》),对如何进行检查做出了具体安排。


  环境部生态环境执法局局长曹立平表示,《实施方案》大体可以概括为三个重点、五个阶段。所谓“三个重点”是指磷矿、磷化工和磷石膏库,“五个阶段”则是指查问题、定方案、校清单、督进展和核成效。


  具体来讲,这五个阶段首先是组织“三磷”问题的排查,掌握问题清单;第二步制定“一企一策”整改方案,分类开展整治;第三步开展强化监督;第四步督促推动整改;最后一步则是核查验收“三磷”专项整治的成效。


  “‘三磷’整治是长江保护修复攻坚战的重要内容之一。由于一些历史原因和产业布局因素,长江经济带集中了我国大部分磷化工产能。由于一些地方和企业发展粗放、环境管理滞后,对长江水环境造成了一定的影响。”曹立平说,环境部希望用两年左右的时间,全面摸清“三磷”的数量,消除重大环境隐患,为长江修复攻坚战奠定好的基础。


  “地表水地下水渗滤液都要查”


  厉步新来自河南省郑州市环境监察支队,被抽调参加此次统筹强化监督工作,他的任务之一就是检查什邡市洛水镇的临江天丰金川堆场。


  2017年,中央环保督察组将磷石膏堆场作为“长江部分支流水环境形势依然严峻的问题”之一,明确提出了强化堆场规范化整治和力争实现磷石膏产消平衡的要求。随后,四川省委、省政府将磷石膏堆场环境问题列入了挂牌督办的十大突出环境问题之一。


  5月16日,厉步新一行来到临江天丰金川堆场,按照要求,他们应该检查堆场的堆存量、排堆方式、是否采取防渗、是否建设拦洪沟和堤坝、是否进行地下水监测、渗滤液收集池容量,以及渗滤液去向等。


  在现场,厉步新首先对堆场附近的地表水进行了检测,结果显示总磷含量在0.1-0.2mg/l之间,含量比较轻微。然后又打开堆场上、中、下游的三口地下水监测井,对地下水水质进行了检测。结果显示,上游和下游的两口井总磷含量都不高,只有中游的那口井总磷含量超过了2mg/l,显得有点高。


  “因为采用的是速测法,相比标准方法可能会有误差,主要是反映大概的趋势。”厉步新解释说。


  检测完地下水之后,厉步新又爬上20多米高的堆顶,查看了堆顶的覆膜防渗情况。过去,这些磷石膏堆都裸露在外,雨水一来,就会被淋溶到旁边的石亭江里,造成水体污染。现在,这些磷石膏堆外面则被覆盖了土工布和HDPE膜,从而避免被雨水淋溶进入地表径流。


  磷石膏堆场会产生渗滤液,如果不进行处理,就有可能污染地下水。因此,临江天丰金川堆场也专门建设了三个渗滤液收集池,对渗滤液进行收集,并由罐车运输到污水处理厂进行集中处理。


  按照要求,厉步新又来到污水处理厂,查看了渗滤液的处理台账,以及污水处理厂的运行台账,来确定渗滤液是否按规定进行了处理。


  “全部消灭历史存量需要25年”


  据当地政府有关责任人介绍,为了整治这些磷石膏堆场,当地总计已投入3.6亿元。


  “治理磷石膏确实比较花钱,我们算了一下,这些磷化工企业这么多年上缴的税收都没有这么多。”该负责人说。


  据他介绍,对于临江天丰金川堆场,他们首先实施了堆场削坡整型工程,磷石膏各层之间设置马道平台,修建框格梁、雨水收集沟,保证堆体的稳定性;然后覆盖了HPDE土工膜和防渗膜、防尘网,严防雨水渗入堆体;最后在上面覆土植绿,未来还计划打造一个休闲公园。


  除了对历史堆场进行整治,当地还严控增量,严禁新增涉磷生产企业,全部停止磷矿开采,相继关闭了临江化工、蓥峰实业、蓝剑农化等7家磷石膏产生企业,磷石膏年产生量从最高峰时的236万吨下降至2018年的79.16万吨。


  在消化存量方面,什邡市目前已有宏达股份、华磷科技等8家企业可以对磷石膏进行综合利用,可以将这些磷石膏加工成建筑石膏粉、水泥缓凝剂、石膏板等,过去三年已累计“吃掉”磷石膏存量155万吨。


  “什邡市现在有2家磷化工企业,磷石膏年产量大约是80万吨。有7家磷石膏利用企业,年消化量大约是140万吨。这样一来,什邡市每年可以消化磷石膏存量约60万吨。我们计算了一下,整个什邡市的磷石膏历史存量大约需要25年就能全部消灭完。”


  此外,临江天丰金川堆场治理完成后,2018年什邡市主要考核断面“石亭江高景关断面”也已全面达标,“石亭江金轮断面”的总磷浓度也较去年下降了64.4%。


  “总的来说,我们认为临江天丰金川堆场的整治工作做得还是比较好的。建议今后继续加强对堆场渗滤液回收处理的监管,防止企业偷排。同时做好地表水和地下水水质的监测工作,对于潜在地质性灾害风险也要制定好应急预案。”厉步新说。




来源:华夏时报

我的评论  宝利彩票网友留言只代表宝利彩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宝利彩票观点。
用户名   密码     
热点专题推荐            更多